信雅达(600571.CN)

收购转型失败 信雅达大股东忙套现

时间:20-07-11 09:05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收购转型失败 信雅达(600571)大股东忙套现

作为曾经的金融IT领域龙头企业,信雅达(600571.SH)近年来主业发展缓慢。而承载转型计划的高溢价收购也以失败告终。

在此背景下,信雅达实控人今年以来持续密集减持。信雅达7月1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股东暨实际控制人郭华强计划于2020年7月24日至2020年10月23日期间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80万股,减持比例不超过0.64%。

而根据此前公告,2020年2月10日至3月5日期间,郭华强合计已减持公司股份250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信雅达曾以60倍溢价3.23亿元收购上海科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科匠”)75%股权,而该企业在近期的股权拍卖中估值不足500万元。

60倍溢价收购对赌协议偿付难

根据信雅达2019年财报数据,公司全年实现营收11.99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60.45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为-8343.86万元,其中非经营性损益达到1.43亿元,亏损同比收窄主要来自投资收益。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信雅达实现营收2.13亿元,净利润亏损2873万元。

据金融IT行业人士介绍,信雅达在此前的对标企业是主营金融行业软件开发和系统集成的恒生电子,但目前两者的市值差异较大。

Wind数据显示,信雅达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总收入为2.13亿元,资产总计13.99亿元,市值43.1亿元。对比恒生电子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5.14亿元,资产总计76.79亿元,市值1235亿元。两者已有明显差距。此外,另一老牌金融IT公司科蓝软件,目前市值94.4亿元,也超出信雅达市值两倍。

“在新的金融IT转战互联网化的市场变化下,老牌玩家的先发优势已经不再。”上述人士称。

综合多位分析人士观点,信雅达在金融IT主业中多年的止步不前,以及失败的收购转型,是造成目前情况的主要原因。

信雅达财报显示,金融软件业务是该公司核心业务,客户主要是银行等金融机构, 2019年金融IT业务占营收比例为93.82%。

但近年来公司金融软件业务面临着毛利率下降的挑战。随着流程银行、电子银行等产品的行业渗透率上升,传统金融科技领域的市场红利逐渐消退。

在市场环境变化面前,信雅达曾试图转型自救。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信雅达以溢价60多倍3.23亿元收购上海科匠75%股权,在收购完成后,上海科匠主要承担在企业级移动应用解决方案业务(APP)方面,服务客户聚焦在金融和汽车行业。

根据收购时的业绩承诺,上海科匠在2015年至2017年扣非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3200万元、4200万元及5000万元。

2015年和2016年,上海科匠完成与信雅达的业绩承诺,但2017年,上海科匠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亏损5281万元,造成信雅达当年的亏损,并导致信雅达在2018年对此计提商誉减值近2亿元。

记者注意到,目前上海科匠的公司官网、公司官方微信,以及客户服务热线等,最新的信息仍停留在2018年,在2018年之后没有新的公司动态出现。

记者辗转联系到上海科匠原沈阳分公司人士,对方表示,“上海科匠在2018年后就陆续关闭了各地的分公司,目前总部有少数技术团队在进行客户维护,但已无新增业务了。”

过去几年间,企业线上APP开发定制等服务需求猛涨期,上海科匠反而出现经营亏损。信雅达对此认为,“自2017年起,在移动互联网渗透率见顶、流量入口高度汇聚、流量红利逐渐耗尽、移动技术快速迭代的大背景下,移动应用开发市场的环境发生了不利变化,对科匠信息的业务经营和发展造成了较大影响”。

由于未完成对赌业绩,2018年6月,信雅达将上海科匠告上法庭,要求对方支付业绩补偿。但至今信雅达仍未获得补偿款。

信雅达最近一次对于涉及上海科匠的诉讼的披露公告显示,该案目前经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初审判决和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上海科匠的三家股东方合计需向信雅达支付现金补偿超过2.5亿元。

对于此次胜诉对信雅达业绩的改善情况,信雅达董秘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称,“通过法院强制执行所得款项,将计入公司营业外收入。”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法院强制执行所得款项,或与实际业绩补偿款有较大差距。

记者在司法拍卖平台看到的信息显示,“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20年07月30日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公开拍卖上海科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共25%的股权”。

而此次拍卖的标的,涉及三方持有的上海科匠股权,其中法人股东上海科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有3.75%,自然人股东刁建敏持有16.25%,自然人股东王靖持有5%。

根据拍卖平台公布的对上海科匠股权的评估价格,上海科匠25%股权的评估价格仅为111万元,起拍价仅为78万元。对比信雅达收购时的出资,目前缩水严重。

股东持续减持

记者注意到,上海科匠收购案前后信达雅股价波动较大,近两年的大股东套现持续出现。

公开信息显示,信雅达2015年6月收购上海科匠时,市值最高达440亿元;截至2020年7月10日收盘,信雅达市值只有44亿元左右。

自2017年4月,信雅达发布《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计划的公告》以来,信雅达发布十几份减持类公告,涉及信雅达实际控制人郭华强,上海科匠董事长兼总经理刁建敏以及信雅达多位高管。

记者根据相关公告统计,仅2017年,郭华强与一致行动人杭州信雅达共计减持合计套现超1亿元。

2018年,郭华强在6月19日至12月24日期间,减持655万股,套现4745万元;在12月24日至12月25日期间,减持430万股,套现285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郭华强作为信雅达持股5%以上股东,曾于2018年6月21日卖出公司股票85万股,并于同日买入公司股票3.28万股。对此,公司公告解释称是由于操作失误,将一笔“卖出”指令误操作成“买入”。由于上述六个月内买卖信雅达股票的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相关规定,2018年底,郭华强被浙江证监局出具了警示函。

2019年全年,郭华强更是通过三次大额减持后,套现超1亿元:2019年6月,郭华强完成510万股的减持,减持价格区间为6.54~8.75元/股,套现约4020.6万元;8月29日,减持320万股,减持价格区间为8.49~8.75元/股,套现约2800万元;12月2日,再度减持406万股,减持价格区间为8.49~9.12元/股,实现套现约3622.52万元。

在信雅达主营业务萎靡,未通过收购实现业务转型,且溢价收购后因收购方未完成业绩,陷入长期诉讼,而大股东持续减持动作下,信雅达股东构成中机构资金占比已经极少。

Wind数据显示,目前信雅达第一大股东为杭州信雅达电子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7.76%;第二大股东为郭华强,持股比例为4.41%;前十大股东中,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方大数据100指数证券投资基金持股比例0.56%。

前述金融IT从业者表示,“从信雅达的股东构成中也可看到,目前机构持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对比其他的金融IT上市公司中的机构持股,机构并不看好信雅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