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IT企业信雅达加码炒股:主业不振并购遇坑,靠投资收益支撑业绩

时间:2020-01-08 12:31    来源:每经网

每经记者 曾剑    每经编辑 陈俊杰    

A股行情的回暖,让一些押宝成功的投资者喜笑颜开,连上市公司也按赖不住加仓的心思。根据信雅达(600571)(600571,SH)1月7日晚公告,拟提升用以证券投资的资金额度。

信雅达的大举加仓,似乎有其底气所在。公司炒股已10多年,堪称是证券投资界的老手,炒股收益甚至支撑了公司2018年度的业绩。

2002年,成立不过数年的信雅达登陆上交所,成为浙江省首家在上交所上市的软件企业。曾几何时,公司也是业绩优良,股价上涨,风光无限。但近年来,信雅达主业不振并购遇坑,似乎更是到了要靠炒股支撑业绩的地步。

不过,对于是否加码炒股,信雅达内部的意见也并不统一,在董事会表决中,两位老臣表达出担忧之情。

炒股老手拟大举加码

据信雅达公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增加运用闲置资金进行证券投资的议案》。按照计划,公司拟将证券投资额度提升至不超过2亿元,在额度范围内,用于证券投资的资金可循环滚动使用,投资期限为董事会审议通过后三年内有效。

在A股市场上,热衷炒股的上市公司倒也不在少数,兰州黄河(000929,SZ)、风华高科(000636,SZ)便有着“炒股大户”之称。与前辈们相比,信雅达的炒股名气没那么响亮,但经验并不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信雅达过往10几年的定期报告发现,信雅达在上市后不久便开启了炒股之路。公司2003年年报曾披露,其持有长江电力(600900,SH)6.82万股,账面价值29.34万元,期末市价59.23万元,浮盈不菲。往后数年,公司在炒股上投入的资金大幅增加。2006年年报显示,信雅达股票投资额为395.24万元,账面净额只有368.53万元。2007年度,信雅达用以炒股的资金逾800万元。公司当时对大盘股似乎颇为偏爱,除了长江电力外,还投资了中国石化(600028,SH)、中国石油(601857,SH)、宏源证券(当时的代码为000562)等3只股票。

2008年末,信雅达只持有盐湖钾肥(000792,SZ,如今简称“ST盐湖”)股票1万股,初始投资额为96.66万元,期末账面值只有57.03万元。在这一年,公司炒股亏损达570万元,损失惨重。但在这一年,公司做了一笔十分明智的股权投资,其掏出7530万元认购了财通证券3000万元资本金。此举给公司之后的业绩埋下了一个伏笔。

或许是受到2008年出现大额亏损的影响,信雅达的投资策略此后有所变化,公司选择了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2009年度,公司用于股票投资的总额未超过50万元,但公司却投资了浦发银行(600000,SH)、中国联通(600050,SH)等9只沪市股票。

2010年后,信雅达用以炒股的资金激增。2010年度,公司拿出近1700万元购买股票。到2015年年末,信雅达持有的股票有14只,市值逾4200万元。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2016年度,信雅达的投资风格再度变化,公司掏出大笔资金购买了国债,期末仅持有中原证券(601375,SH)3000多股。2017年、2018年,公司的投资重心依然是国债产品,但对股票的投资意愿也大幅回升。截至2018年末,信雅达手握10只股票,其中9只A股股票(含可转债产品)、1只港股,期末市值近2000万元。

与过往的行为相比,信雅达此番掏2亿元炒股可谓是大手笔。

有意思的是,信雅达同步宣称,根据总裁李峰提名,聘任叶晖为公司副总裁。叶晖于2004年加入信雅达,历任公司证券部负责人,现任公司董事会秘书。叶晖未来将负责公司哪个业务板块,信雅达的公告并未提及。但从叶晖的履历来看,其似乎具有一定的专业投资经验。叶晖于1997年毕业于浙江财经大学金融学院,为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研究生。大学毕业后,叶晖曾就职于申银万国证券,并曾任浙江投资银行部高级项目经理。

对此,信雅达董秘办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叶晖不是公司证券投资的负责人,有财务部的相关人士在负责这个事"。

并购被坑惨,业绩靠卖股票支撑

上市公司利用闲置资金炒股,无可厚非。资金闲着也是闲着,若能好好利用,给公司带来一定的投资收益,何乐而不为?
但另一方面也需要看到,近年来上市公司炒股亏损,导致业绩被拖累的也不在少数。譬如上海莱士(002252,SZ)便因炒股巨亏,导致其2018年净利润亏损超过15亿元。在此情况下,上海莱士不得不宣布不再进行证券投资。而“戒掉炒股”后,上海莱士的业绩迅速回暖。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达6.06亿元,同比增长146.9%。

对于加码炒股,信雅达内部也有不同意见。在董事会表决中,董事张健对该议案弃权。张健认为,不确定证券投资一定会带来收益。董事朱宝文则明确反对该议案。在朱宝文看来,信雅达目前用于证券投资的资金已经足够,不宜提高额度,加大风险。

张健、朱宝文均是信雅达的老臣。张健2000年加入信雅达,历任公司总裁、董事,目前担任公司副董事长。朱宝文更是早在1996年便加入信雅达,历任总工程师、董事,主持公司多项产品及技术的开发,现任公司董事。

在一些投资者看来,信雅达对炒股的迷恋,或许与其主业的不振有关系。

作为一家软件企业,信雅达主要向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提供金融软件产品技术开发和技术服务的一体化IT解决方案。同时,公司还于2004年布局了环保产业。

近年来,IT行业竞争加剧,信雅达的IT产品与服务市场优势地位并不稳固,毛利率出现了不小幅度的下滑。信雅达在2015年溢价并购的子公司上海科匠,更是给了公司几记重锤。上市公司连续两年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2.37亿,2018年为1.1亿,资产减值主要来源均为子公司上海科匠计提商誉减值。

信雅达环保业务的运营主体是子公司杭州天明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明环保),后者主要产品为电除尘器及配套的电控设备。但该公司近年来的表现也不给力。2017年、2018年,天明环保的净利润亏损额分别为4212.44万元、2854.17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过往10多年间,虽然信雅达一直在炒股,但炒股的损益对公司的业绩影响有限。由于信雅达近年来主业表现不佳,炒股等投资损益开始占据重要地位。

特别是2018年,信雅达实现净利润2748.65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为-1.64亿元。公司2018年业绩的扭负为正,得益于其当期实现了1.85亿元投资收益。其中,公司减持财通证券(2017年上市,代码为601108)股票1800万股,获得约1.05亿元投资收益。截至2018年末,公司持有财通证券股票2356.29万股,当时的市值超过1.7亿元。公司2008年度的那笔股权投资的收益还是十分可观。

对于公司当前的业绩表现,信雅达上述人士认为,公司的主业并没有下滑,只是没有怎么增长。在其看来,公司的业绩情况如此,有行业大环境的因素,更是因为被上海科匠等子公司拖累所致。

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上市公司还是应该以发展实体主业为首要任务,炒股是否能成为长久之计,还需多多思量。

“就是有一笔闲置资金,最后不一定会用(来炒股)。公司也只是打算把额度先提高。”信雅达上述人士称。对于公司是否有其他发展实体业务的规划,该人士表示暂时没有。

近几个交易日,信雅达股价整体处于震荡上行态势,此前五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超过10%。

封面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刘国梅 摄